Wednesday, January 22, 2020

2020 vs 2003

2020年過了差不多一個月,感覺是納悶的。社會事件未有平息跡象之餘,神型病毒來勢兇兇。雖然曾經經歷過沙士一役,但那種莫名其妙的恐懼,永遠也揮之不去。對我而言人的一生,不如意或者不開心的事佔了超過一半,餘下值得高興的日子似乎不多。我倒希望能夠珍惜僅有的快樂日子,即便是下一刻有什麼不測,回憶快樂是現在能夠做的。如何把握快樂並把之延長,是我今後的課題。

Thursday, December 12, 2019

2019


還有十多天2019便要結束,相信今年香港所有人大部時間也不快樂。持續半年的社會運動似乎沒完沒了,示威者繼續訴求,政府依然無所作為。說實的,社會動盪不安,理應沒有人能夠置身事外;無論政治立場如何,我們的生活或多或少也會受到不同形式的影響。我不禁想起,自己工作接近廿年,為的是要生活,能夠提升生活質素似乎是奢求。然而,當我們的下一代由於百物騰貴,前境欠看不見將來,這次的社會事件,正好說明年長的一輩需要把資源留給我們的下一代。我們作為社會的一份子,除了要照顧自己的生活,理應盡力令這個社會變得更好。更好在各人心中盡是不同,有人會說現在的社會比數十年前已經進步不少,但持續的示威,是否說明了一些東西?一些我們看在眼裡理所當然的東西,其實是變了質?抑或我們過於犬儒?

我只知道頃刻想過些平安的生活。

Wednesday, November 13, 2019

香港人需要什麼?


反對修訂逃犯條例所帶來的社會運動已經持續接近半年,由最初的和平示威,演變至今日針對社會各項設施、店進行破壞,已經接近失控態,香港人究竟在想什麼?

 

大部分港人最懼怕的,就是香港被「大陸化」。過往種種跡象顯示,中國政府在香港不同層面進行不同程度的干預,這些干預,某程度上令香港人心目中的自由感覺被蠶食。香港人的優越感,是源於自覺與內地不同。無論在法治、文化、思想等各方面,香港人的感覺是獨特的,與國內城市不同之餘,更與國際接軌緊扣。反送中社會運動最初的目的就是要針對特區政府,避免淪為國內的一個二級城市。可是,當政府以武力鎮壓示威人士,以為可以制止對社會的影響,卻出現激烈的反效果。示威人士的行徑,反映出對政府,甚中國政的一種反抗心態。這種心態,在年輕人身上尤其明顯。

 

眾多土生土長的香港人,回歸過後不單沒有對祖國產歸屬感,更對國內的種種事物呈現出抗拒、不屑的心態。我認為和而不同的心態難以在香港出現,不單是因為對中國不認識,而是在本質的文化上無法做到連接。就算香港與如何與國內接觸頻密,很多時均是出於經濟上的考慮,流於表面。

 

一國兩制原意是理想的,就是讓香港繼續發揮本來的獨特性,但中央對這片地方就是不放心,每每有意無意地箝制,或許其背後意義就是要把香港完全控制,變成國內其中一個城市,減其重要性,對於一個泱泱大國而言,這是無可厚非,或有其戰略意義。

 

香港示威浪潮已經去到一個無法預測的境地,政府及示威者暴力相繼升級,要回復昔日的安定繁榮,看來也需要一段較長時間。

Tuesday, November 05, 2019

幸福愉快


某日在街上與友人相聚,得知他家中及生了不愉快的事,我用短短一程車的時間嘗試安慰他,當然,改變不了什麼。幸福快樂的生活,原可以很簡單,我們每每把自己困在絕境,很多時只是自己想不開。明明衣食無憂,我們會把自己設定在一個很可憐的境地,就算不是大富大貴,開心生活其實是否這樣難?有時候只要把心中要求稍為降低,會更容易找到快樂。

 

看見友人的狀況,我除了說自己幸運之外,也學識珍惜。未來發生的事沒人能夠預計,但我相信保持心境開朗,就算遇上困難,至少在解決的過程中也會比別人享受,痛苦的日子看起來也會減少。

Tuesday, October 01, 2019

十月一日

今年的十月一日,與往年有很大差別。香港出現的社會運動,已經出現變質,變成各處受到破壞,尤其是一些與國內有關,或立場親中的企業,他們所屬的店鋪受到不同程度的破壞。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七十周年,香港作為國家的一份子理應要配合國家。然而,由「反送中」運動開始至今,已經發展成「反國家」及「港獨」的運動。所謂的「光復香港」,說穿了就是要脫離中國;而「時代革命」,根本就是打著獨立的旗號。
 
必須承認的是,參與這次運動中,站在前線及作出暴力行為的絕大部分均是年輕人和學生。在他們眼中,顯然對中國政權是抱有一種仇視的態度。對於國家他們不單不認同,還有破壞國家的念頭。他們爭取的「五大訴求」,有部份根本是不合理,政府在無計可施之下只能與示威者膠著。

香港與國內的分別,就是因為我們擁有比較高的自由度、生活方式亦與國內不同,更重要是法制方面成熟。 不能否認的是,回歸後的香港漸漸出現改變,有些人開始擔心香港會變得和國內一樣。由是,這場運動道是對國內眾多的不信任一點一點累積下來,因為「送中」條例一下子爆發出來。香港人對政府的不滿,已經延伸至對國家體制的不滿,再走下去,香港可能受到中央的拑制,變成三等城市。

香港人意識到與國內之別,所以奮力抵抗被「大陸化」,但他們卻沒有意考抵抗的背後是否合理,以及對國家不認識等均是導致陷於一個危險的境地。香港是中國的一部份是概定的事實,我們必須好好珍惜現在。

Thursday, September 05, 2019

不一樣的九月


今年的暑假,香港經歷過很大的動盪。持續接近3個月的社會運動不單令執政者與市民產生對立、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更因不同的政治取向導致撕裂。社會各個階層因社會運動受到不同程度的影響,而有些家庭甚至因立場不同令各人關係無法修補。

政府推行新條例或新政策,理應以民為本。然而,是次的因修例帶來的後果,不單是執政者意想不到,在國際間也帶來很大迴響。比較完善的政制,在推行新構思前必先要通過討論及獲得普遍共識才落實推行,當反對聲音此起彼落,就要反思新構思的不足之處。

香港要持續發展,似乎可把今次的事件引以為鑑。曾有學者說過香港是一部難讀的書,因為在香港這個彈丸之地,每每發生的事都在影響著世界。香港的經歷,不獨是一個城市的經歷,而是人類走向更文明、更完美的共同體驗。香港的命運,不只受到世界外圍的影響,更甚的,是面向世界。

Thursday, August 22, 2019

無題


午夜夢迴,倒想一覺醒來,回到十年前。或許人生太多不如意,大多後悔。今天所作的事,日後必會受到影響。回望自己人生的前半場,似乎沒有太多值得自豪的事。自問不算是勤力的人,工作上沒有寸進在現今世道是理所當然。或許有人會說平淡是福,但我此刻並未了解。人到了某個階段會有想要的東西,得不到固然心有不甘。想深一層,如果能夠預知未來,並能夠返回過去,人生是否會更加美滿?

Monday, August 05, 2019

預言


這兩個月來,身邊都是充斥著負面的消息。自覺進入了一種社會動盪的無力感,,這種感覺就好像世界末日即將來臨。人類社會之所以進步,就是不斷追求比現在美好的生活。所謂美好的生活,不獨是對物質的追求,而是精神上及法治上的完善。誠然,這次社會運動是由一條具爭議性的法例開始,但就漸漸演變成暴力抗爭,遂漸演變成對國家不滿,甚至要求脫離國家的無理要求。

香港寶貴的地方在於言論自由、集會自由、宗教自由等等。但自由這種抽象的概念,會因各式各樣的變化而有所增減。誠然,現今香港社會二元化已經到達頂點,要修補關係已變得不可能。

事情的發展,我會這樣分析:

極端主義抬頭,表達的方式會以暴力為主;警察成為被攻擊的對象;社會沒有足夠的警力維持治安,陷入紛亂;解方軍不會出動,因要顧及世界局勢,一旦出動,美國及歐洲各國會以撤僑為由展開行動,繼而動員軍隊;特區政府失去管治能力,中央接手,派駐武警取代香港警察維持社會秩序;香港過往的自由會立即消失,外資撤走,經濟進入大蕭條;中央大規模搜捕動亂份子,依法懲處;全港所有學校,包括大專或以上學校均由教育部直接規管;香港特別行政區取消,拼入廣東省。

我只想說,但願好人一生平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