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dnesday, July 18, 2018

當周秀娜不再是o靚模


     每年書展,總會有一些賣點。猶記得不久之前,賣弄性感的o模在書展中獨佔鰲頭,風頭一 時無兩,那些大作家甚至被比下去。如今,周秀娜成為演技派,那些騷首弄姿的少女早已不知所縱,時間原來過得很快。誠然,每個時代也有其特徵,「o」作為時代的產物自然敵不過時間的沖擊。我倒覺得這個世界走得很快,所謂的潮流週期已經變得愈來愈短。或許我已經步入盛年,對身邊事物的改變有另一種體會。但周秀娜,卻是一個聰明絕頂的女子。

Monday, July 02, 2018

回歸廿一年


不知不覺回歸已經有二十一年,有人說香港很多方面變了,好像沒有以前那般幸福快樂。對我而言,回憶總是美好,隨着人的年紀漸增,所看的事物也會去截然不同,甚至對同一件事的要求也會因時間有變。誠然,一個地方一個城市如果二十年來也沒有改變,孰好孰壞也說不準。作為一個普通市民,三餐溫飽有瓦庶頭已經心足。現作最多人討論的房屋問題,我想政府要做到人人有屬於自己的房屋是不太可能,能夠改善生活環境已經算是不錯。

1997年我仍記得剛要到外地讀書,當時仍然是使用啟德機場。那年放假回來的時候已經變成了新機場,那種時代變遷的感覺至今歷歷在目。我自己仍由一個黃毛小子變成中年男人,原來時間不知不覺地已經溜走。

Wednesday, June 13, 2018

榮休



昨日出席了老父的榮休教授頒贈典禮,對於一位從事大學研究教育工作的人來說,榮休教授(Emeritus Professor)的頭銜是一份榮譽,老父也是學系內首位獲頒此頭銜的教授。猶記得小時候,幼稚園老師用英文問我們父親的職業是什麼,我說了是Lecturer。可能年幼時發音不好,老師不明所以。我小時候也不太理解父親的工作,只知道他經常埋頭苦幹寫寫寫。

老父在該校任教了三十八載,見證了大學的變化。我最敬佩他的地方是對教學及研究的熱忱,即使到了現在,他仍經常書寫及發表論文及著作,當然也有兼教一兩個科目,或者學者就是這樣。回看自己的第一篇網誌也是以老父為題,距今不知不覺已經十八個年頭。總是覺得時間過得太快。

Saturday, June 02, 2018

前高層


近日,公司聘請了一位已退休的前高層來坐鎮,目的是要令即將開展的新計劃運作暢順。然而,前高層想法極多,亦把我們之前的想法全盤推倒。這種所謂Think out of the box 是領導人員自以為得意之作,他們滿腦點子,但當到了推出及執行階段往往逃之夭夭,然後在最後關頭出現指點江山,彷彿所有的榮耀皆屬於自己。最令人討厭的就是對你作的事全盤否定,方向正確只會在他的那邊出現。我不太清楚他們的心在想什麼,明明到了退休時候仍然要以皇者姿態出現。作為公司食物鏈的最底層,我們最希望是明哲保身。

Tuesday, May 22, 2018

時薪


某日,在新聞電視聽見一位女士說她一小時的最低工資,連一份早餐也買不起,她直言那份早餐是38元。姑物論一份早餐是否真的需要38元,最低工資的出現有很多人說幫不了基層多少,甚至令市場出現惡性競爭。誠然,現今社會一些技術要求較低的工種,時常出現請人不足的情況。當一個社會大部分人均向知識型方向發展,低技術及帶有厭惡性質的行業,例如清潔,洗碗等只會留給一些在勞工市場欠缺競爭的人去做。然而,社會的正常運作卻不能沒有這類工種,從而構成長期有工沒人做的狀態。解決方法不外乎優化待遇,或以其他方式取代等,但問題似乎沒有想像中容易解決。問題的根本是社會對這類工作的薪金待遇普遍停留在過往的時空,我們理應對這類工作給予肯定,雖然不至於與專業人士體齊,但至少要比現在好些。

Monday, April 23, 2018

無題


每當獨自一人時,總會反思自己的過去。這幾年工作上的失意,已經慢慢變成習慣。把工作結合興趣能夠提升自己,似乎有點老生常談,或許是自圓其說多一點。人到中年,會發現原來以往的執著現在看來只是笑話一場。好好享受生命,為愛的人付出多點關心,這就已經足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