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day, July 08, 2019

Max point 的悲哀


不經不覺已經進入職場接近20年。工作帶給我的除了是一分穩定的酬勞,以供我日常各項開支所需,似乎所剩無幾。近幾年我的工作,不單沒有帶給我滿足感,更甚的是當犯上錯誤,便會被無限放大。我嘗試事事小心,盡量不犯錯,但又換來「創意不足,因循守舊」的指責。眼見同期入職的同事已升遷得八八九九,心裡除了自認自己的不濟外,要努力似乎也需要別人看見。坦白說,在職場上能夠遇上一位好老闆比中六合彩要難。自問運氣際遇平平,加上個人沒有特出之處,能夠有一份收入穩定的工作已經是上天對我最大的恩賜。

工作的熱誠,因制度上的缺陷被磨滅;人言人殊的小圈子環境,令不會說話的我顯得格格不入。現在只知道我只能盡量做好自己本份,將來的,不敢想。

Monday, June 24, 2019

反思


或許太過自以為是,一廂情願以為自己已經幹得不錯。實情是在眾人的心目中,我是一個負資產的垃圾員工。出來社會工作多年,自問能力上以為可以更進一步,原來已是行人止步。我反思自己的工作態度與行為,當然有很多不足的地方。心情實在低落,有點無地自容不知如何是好。

我必須重新振作,少言多行,加倍努力。

殺君馬者道旁兒


近日香港社會動盪,各階層因不同政見出現矛盾。對我來說,保持沈默似乎較為合適。上街抗爭,發表訴求,或者以較為激烈的手段爭取,是一部分人的選擇。作為生於殖民地時代的中年人,眼見回歸後的社會結構,流動機會與之前大有不同,有人會認為舊日子較好,現在比過往還差云云;姑勿論政府的作為,人們普遍的生活質素比以前是好的。

每個人也希望安居樂業,生活上的壓力源於不同方面。我們能否放下不同政見,齊心愛護我們的家園?

Wednesday, June 05, 2019

那年六月



三十年前的那件震撼人心的政治事件,至今仍有點印象。事件發生時我才十歲,正好是小四。看見電視報導有軍人向學生開槍,坦克車開入天安門鎮壓,這就是我當年的印象。事過境遷,現在再細看當年發生事件的細節,只能說到現在一刻仍未能掌握充分資料。究竟這是一場單純的學生運動、政治鬥爭、軍民衝突,還是一場推翻中央政權的運動,甚至有外國勢力的參與?以上,我想在未來十至二十年都未必能夠找到確切的答案。然而,有一樣能肯定的是,這場運動中有人傷亡,當然數字上仍未能確定,但一定包括了普通市民,甚至學生。

要還原歷史,除了要透徹客觀,也要有一份堅持。事件的起因經過不能單靠歷史檔案,也要串聯有份參與其中的人物記錄。誠然,歷史未必能夠完全還原,透過幾代人的努力,即便是不能夠重構歷史,至少留存真實記錄,讓後人繼續。

Tuesday, May 21, 2019

路不拾遺



昨日,老父不知在哪丟了手機,他唯有回行過的路上尋找,當然遍尋不果。我也盡人事,嘗試打老父的電話。在沒有期望下,打了若干次後竟然有人接聽。在交代過後,那位年輕的好人竟然親自把電話交回老父的住處。老父給他一點酬金他竟然分文不取,這種善行在香港實屬難得。經此一役後,我著老父要小心自己的隨身物品,這種好事不是每次也會發生。

香港其實也有很多好人。

Wednesday, May 15, 2019

人言可畏


出來社會工作已近廿載,人言可畏這個詞近日又在影響着我。有些人,永遠心懷不軌,表面上與你稱兄道弟,說穿了就是為了自己的利益,更甚的就是損人不利己。或許,在這個複雜的社會,爾虞我詐是生存的法則,但我本著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行事多年,換來的可能是人家看不過眼,設法要陷害你。我攪不懂這些人的心態,人生匆匆,得與失其實只是過眼雲煙,與其事事計算,倒不如幹點實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