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riday, October 19, 2018

國王的新衣新版

某國王是一位熱愛藝術的人,宮中充滿大大小小不同的畫作。他身邊亦有一位最喜愛的畫師,畫師一有新作,國王必定駐足觀看。

一天,一名衣衫襤褸,自稱畫家的人拜訪國王。那位潦倒畫家初時以為國王是愛畫之人,自己畫得一手好畫理應受到賞識。國王接見他時見畫家衣衫不整,不修邊幅,連作品也沒看就命人打發畫家。潦倒畫家不服,向國王解釋事物不能只看表面。國王屑笑:「好,我現在就安排一場比試。你與我的畫師各畫一幅畫,畫完後放到公眾處供大家評審。勝出者會重重有賞。」

一個月後,兩位畫家各自帶上一幅畫。兩幅畫均被布蓋上。國王先命宮廷畫師打開畫布,見到該畫作是一頓美食。突然天上飛來了一隻雀,向畫作的食物有所動作,最終把頭撞向畫作。國王大喜,向衣衫不整的畫家說:「你看,這幅畫作連大自然都能騙過,你無話可說吧。現在快把的畫布揭起,看看你畫了什麼東西。」畫家沒有動作,國王自己走向畫作,「你不揭開,我來揭!」當國王嘗試打開,心理一沉。畫家道:「陛下,我的畫作就是畫布,雖然沒有騙到大自然,但卻能騙到掌管這個國家的陞下你。」

潦倒畫家最終的下場是什麼,沒人知曉。

Monday, October 08, 2018

移民


與相識數十載的同學飯聚,大家的話題都離不關政治及生活。有人指出只要儲夠錢便會離開香港,因為眼見香港的生活環境日漸衰落。而大部分的人似乎對現實不滿,但無可奈何之下似然要面對。然而對我而言,香港是我生活和工作的地方,我最親的人也在此地。到了第二個地方生活則一切從頭開始。在外國住過幾年,深感居住環境與香港無法相比,但人的感情則是無可取代。加上文化語言均不同,移民外國我個人是不會選擇的。

 

香港是我出生的地方,也是我的家。這個家雖然不是完美,但我是引以為傲,也不會輕言放棄。

Friday, September 21, 2018

福兮禍所伏 禍兮福所倚


近日,公司受到颱風山竹影響,全面關閉。原本定下來的計劃全線崩潰。這個星期做的除了要收拾殘局,就是要想想如何重新出發。有時候,發生了不好的事我們首先會感到沮喪,之後就是埋怨。然而,今次的事同事間互相幫忙,我沒有聽到一句微言。只是因計劃全改,令我們措手不及。

面對困境,很多人會往壞處想,但有時候福禍相依,你永遠也不會知道會否因禍得福。

Wednesday, September 12, 2018

17年前


不經不覺,已經畢業了十七個年頭。有了自己的家庭,工作也不過不失,總算可以養活自己,要讀的書已經讀完,對自己有所交待。然而,回望十七年前的自己,除了用少不更事來形容,總覺得那時候有點天真,但卻有些理想,或者可以說有些熱誠。十七年後過去,理想已經很模糊,每天營營役役,生活沒有太大掛慮,倒是雙親漸老,女兒長大的事實改不了。有時候會問自己,在一些決定上改變會不會與今日大有不同?或許當年留在外地發展,現在又會如何?太多的假設並沒有為我帶來快樂,我的人生…

Wednesday, September 05, 2018

手術


前陣子身體因一些小毛病進行了一個小手術,頓覺得很多事是自己不能控制。在推入手術室的一剎那,我只看見頭頂上的燈和多個帶着口罩的醫護人員。雖然手術只是30分鐘,但這或許是我人生最長的半小時。身體由別人操控在手的感覺是難以形容,我只知道醫護人員相當專業。對他們來說或者是習以為常,作為一個病人這是一個令我不能忘記的體驗。健康無價,祝願各位身體健康。

Monday, August 20, 2018

抱恙

近日,自己及身邊的人相繼病了,雖說是小病,但那種反反覆覆病完又好好完又病的循環,自覺是身體開始衰老的先兆。

從小至大,都不是一個稱得上身體健康的人。年輕時有一陣子沉迷做運動,那時身體好像好了點。但當工作及家庭開始忙碌,又回到不做運動在賦閒在家的狀態。說實的,健康是無價寶的大道理無人不識,但當實踐起來總會有諸多藉口。過往抽煙的我近年已經戒掉,例是對酒精的興趣未能完全放下。

似乎我要開始關注下自己的健康,做回運動了。

Wednesday, July 18, 2018

當周秀娜不再是o靚模


     每年書展,總會有一些賣點。猶記得不久之前,賣弄性感的o模在書展中獨佔鰲頭,風頭一 時無兩,那些大作家甚至被比下去。如今,周秀娜成為演技派,那些騷首弄姿的少女早已不知所縱,時間原來過得很快。誠然,每個時代也有其特徵,「o」作為時代的產物自然敵不過時間的沖擊。我倒覺得這個世界走得很快,所謂的潮流週期已經變得愈來愈短。或許我已經步入盛年,對身邊事物的改變有另一種體會。但周秀娜,卻是一個聰明絕頂的女子。

Monday, July 02, 2018

回歸廿一年


不知不覺回歸已經有二十一年,有人說香港很多方面變了,好像沒有以前那般幸福快樂。對我而言,回憶總是美好,隨着人的年紀漸增,所看的事物也會去截然不同,甚至對同一件事的要求也會因時間有變。誠然,一個地方一個城市如果二十年來也沒有改變,孰好孰壞也說不準。作為一個普通市民,三餐溫飽有瓦庶頭已經心足。現作最多人討論的房屋問題,我想政府要做到人人有屬於自己的房屋是不太可能,能夠改善生活環境已經算是不錯。

1997年我仍記得剛要到外地讀書,當時仍然是使用啟德機場。那年放假回來的時候已經變成了新機場,那種時代變遷的感覺至今歷歷在目。我自己仍由一個黃毛小子變成中年男人,原來時間不知不覺地已經溜走。

Wednesday, June 13, 2018

榮休



昨日出席了老父的榮休教授頒贈典禮,對於一位從事大學研究教育工作的人來說,榮休教授(Emeritus Professor)的頭銜是一份榮譽,老父也是學系內首位獲頒此頭銜的教授。猶記得小時候,幼稚園老師用英文問我們父親的職業是什麼,我說了是Lecturer。可能年幼時發音不好,老師不明所以。我小時候也不太理解父親的工作,只知道他經常埋頭苦幹寫寫寫。

老父在該校任教了三十八載,見證了大學的變化。我最敬佩他的地方是對教學及研究的熱忱,即使到了現在,他仍經常書寫及發表論文及著作,當然也有兼教一兩個科目,或者學者就是這樣。回看自己的第一篇網誌也是以老父為題,距今不知不覺已經十八個年頭。總是覺得時間過得太快。